• <menu id="u4us4"><strong id="u4us4"></strong></menu>
    <menu id="u4us4"><tt id="u4us4"></tt></menu>
  • <menu id="u4us4"></menu>
  • 中尚圖動態

    退休老黨員出書《佇立的石牌樓》歲月沉淀的世情書

    時間:2019-10-28 10:11:55 來源:中尚圖

      這是一本歲月沉淀中的百姓世情書

      苑建書有六個兒子兒子這輩是“華”字輩,建書給他們按家、興、業、旺、仁、和排下來分別叫了華家、華興、華業、華旺、華仁、華和。
    \
      麻園子苑家---
    \
     
      兩年前,他曾醞釀過幾種計劃。第一種是分家另過。他相信他有能力養活一家人。但春子不同意他的想法,說分了家她不知道怎樣過日子。就在他把分家的想法跟春子商量的第二天,她就把這件事報告了公婆。在向兩個老人報告的時候,她一再眼淚汪汪地聲明她沒有這樣的想法。聽了春子的話,建書老漢雖然自始至終沒在老大面前就此事表態,但次日父親見到他時,狠狠地看了他幾眼。他心里明白,父親不同意他分家。這之后,他又特意問春子愿不愿意分家另過,春子還是那句話,她不知分了家后該怎么過。這件事情過后,滿嬸曾特意勸說老大:“華家,現在不是分家的時候。等家事好些了,人口多些了再看吧!”他沒說什么。當天晚上,他又跟春子說了自己的第二種想法,那就是一家三口出去闖蕩。這個想法真把春子嚇壞了。她說:“我不,我不,外面太亂了!”見媳婦給嚇成這樣,他只好說:“那就算了。不過,這話千萬莫跟爸他們說!”春子說:“我不說。”第三種想法太大膽,老大一直憋在心里不愿也不敢給春子說,就是他一個人獨自離家出走。這個想法已經很久了,他一直沒曾放棄過。在這次回家之前,他曾就回不回家過年猶豫了很久。在這期間,也曾有個朋友約他一塊到西安過完年再找出路。他開始答應了,臨出發時又放棄了。他還是覺得春子和五斤子可憐??墒?,從昨天晚上跨進大門的那一刻起,他就后悔了。他在心里罵自己:“苑華家,你真沒出息!你為什么不去西安過年呢?”
      苑家老二苑華興
    \
      像當初進診所、當鋪一樣,華興初進鄉公所時也曾躊躇滿志,下決心要干出個名堂來。如今,華興才發現事情一點都不像想象得那樣簡單。……張鄉長喜好裝腔作勢,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虛情假意,逢場作戲,實在讓人看不慣!一遇到這樣的場合,華興就感到作嘔,其厭惡和不屑的情緒完全暴露在鄉長和鄉公所其他人員面前。……在這世人皆濁的心境中,華興發現最能安慰他那個孤寂的靈魂的只有民間的曲藝。在這世人皆濁的心境中,華興發現最能安慰他那個孤寂的靈魂的只有民間的曲藝。漢陰的地域文化比較發達,文化底蘊也比較深厚,曲藝種類很多,什么漢劇、花鼓,花鼓里面又有八岔、小調、大筒子戲,什么安康曲子、八步景、月調劇、弦子戲、皮影子戲,不一而足。還有一些說不清楚的說唱藝術也很獨特,就連唱孝歌、做道場、跳端公、送花盆這一類迎神、送喪、驅邪活動的頌辭、咒語也都充滿旋律之美和韻律之美。華興在陶醉音樂之余,又開始琢磨唱詞的修辭之美。這一琢磨,如同一個拓荒者鉆進了金礦,令他興奮得手舞足蹈,以至于完全不能自拔。起初,華興只是模仿著哼唱一些旋律,比如正月間人們玩采蓮船時每個角色的唱詞和道白。當他唱會了很多歌子之后,再把歌詞細心琢磨,發現它們簡直是精彩絕倫,妙不可言。他發現這些歌詞里面有很多地方詞意重復、邏輯不對,明顯是唱歌之人誤讀了意思以錯就錯。華興找了幾個唱歌的人指出錯誤,他們卻說:“我們不識字,都是從師傅那里聽來個大概意思,然后順著那層意思往下溜。”華興一連走訪了幾個藝人,他們幾乎都不識字。華興突然感到自己負有校正這些民間曲藝的歷史使命,此乃天將降大任于斯人也。他悄悄地搜集了些說本、唱本,關起門來如饑似渴地整理、校正起來。近兩年來,華興把絕大多數時間都花在這件事上了。
      苑家老三苑華業
    \
      往往半路上殺出來的程咬金,都是你平時防備不到的人
      老三說:“人不可貌相,說不一定你說的那個悶拄拄子相,還有說話不利索,正是他的長處呢!我這些年算是領教了,往往半路上殺出來的程咬金都是你平時防備不到的人。”老三喝了半缸子水接著說:“我回家當這個鄉長,是好事,也不是好事。你以后還是要在各方面小心點才好,不要叫人家說我們的閑話。我帶了一本《增廣賢文》回來,有空我就教你讀,那書容易懂。我還帶回了《曾國藩家書》,你學著讀讀也好。我這兩年心情不好的時候讀一讀還是很有心得的。你識字不太多,有空我再教你。反正吧,我們是本地人,人家都看著你長大的,如今你突然就當了人家的鄉長,可在周圍熟人的眼里,我還是麻園子苑機匠的那個老三!你說對不對?夾著尾巴做人總會少些事情?,F在呢,你讓銀娃子去跟五斤子、跟弟耍,你該做啥還做啥,還跟原來一樣??h長叫我在家里先歇兩天。我從縣長秘書那里要了些材料,一個人靜下心來好好看看,記些東西。說不準明后天就叫我到鄉上上班,免得到時候啥都不曉得,兩眼一抹黑。”
      
    \
      兒子中最讓苑建書省心的就是老四。眼下是他一個人頂幾個人用。老四太懂事,太顧家,也太勤快了。正因如此,家里一直離不開他,他也就沒能上過一天的學。所幸,老四自己也沒在父母跟前明顯表達過不滿。他腦子靈醒,雖沒上過學,但能寫自己的名字、阿拉伯洋碼數字,在外面別人騙不了他。他是學手藝的材料,沒正式拜過師,卻學會了一大堆手藝??棽?、彈棉花、木工活、泥水活、做廚、做瓦樣樣一學就會,上不上學也就無所謂了。很多人憑一樣手藝就能一輩子養家糊口。……老四屬于為數不多的能夠不斷找到活計的農民之一。這是他的幸運,同時,也是他的不幸。這就意味著他一年四季,風霜雨雪,白天黑夜,屋里屋外都不會有閑著、停著的時候。在這個家里,就是因為他能主動地、不惜力氣地自己給自己找到活做,所以就沒讓他像其他兄弟一樣也去牌樓壩上幾年學。他自己倒也沒有什么埋怨或不滿。好像從能夠參加勞動的那天起,他就有自覺地為這個家不斷從事各種勞動的使命感。
      
    \
      老五苑華仁天生性格沉靜,不愛活動,尤其不愛說話。在家的時候,他總是聽老四的安排,四哥叫他做啥活,他就做啥活。到老六走了之后,老五見四哥一個人忙不過來,就主動替他操心田里的活和山上的活。當老五聽說叫他去縣巡警隊時,曾拒絕說:“老六走了,四哥一個人忙不過來。我在屋里幫著四哥。”老四聽說這事,心里很高興,但他不愿耽誤老五的前程。老四主動找到老五勸說道:“老五,你十八歲了,成大人了,趕緊去當巡警。屋里的活你不用操心。再說,山上的活是季節活,忙就忙那么幾天。實在忙不過來,撂了也不是啥大事。你前途的事是一輩子的事,過了這次,不一定還有下次。還有,抓壯丁來了又是麻煩。聽我說,你趕快去!”聽了四哥的勸,老五才隨三哥一塊進縣城去了巡警隊。……齊勉有意照顧華業的弟弟,就在暗中注意觀察老五。經過這段時間的觀察,他發現老五識字不少,還能動筆寫寫毛筆字,在巡警里面是難得的。齊勉還發現老五能吃得虧,不論誰喊他干啥,他都應承,從不推諉,總是一臉真誠。不值班的時候,老五還總是一個人留在屋里練字,獨來獨往,不和任何人建立交情。別人有事問他話,他總是問一句答一句,從不愿多說一個字。齊勉很贊賞老五的這種性格,開始給他派一些簡單的差事。差事辦完了,老五總是簡單地報告:“隊長,事辦完了。”齊勉用眼睛看老五,發現他好像沒有任何表情。齊勉心想,年輕娃娃,這樣單純最好。

    \
      徐貓子看見了老六,就主動招呼說:“老六,你喜歡馬呀?”
      “我喜歡馬。”
      “喜歡馬呀?那你給這位長官說,你給長官當勤務兵該多好??!”徐貓子殷勤地看著那個當官模樣的人,有點討好那個長官的意思。聽了徐貓子的話,那個長官模樣的人開始上下打量老六。他見老六還是一個孩子,長得倒還結實,好像也還機靈,就和氣地問老六:“小鬼,十幾了?”
      老六答:“十四了。”
      “在家里干啥?”
      “砍柴,受氣。”
      “識字不識?”
      “識字。”
      “跟我們走?”
      “真的?”
      “真的。”
      “發槍不發?”
      “你有槍高嗎?”
      “有!”老六羨慕地看著身旁一個背武器的人說,“我比槍高。”
      當官模樣的人伸手要過那人的槍拿來和老六比,人比槍只矮一點點。老六興奮地說:“一樣高!一樣高!”
      徐貓子插話說:“長官,你把我跟他一起帶到隊伍上嘛!”
      “都不要!你老了,他小了。”
      “我不小,我力氣大!”老六著急了。
      “你不在家待著,跟我們干啥?”
      “我爸討厭我,我盡受氣。你帶我走嘛!”老六是真的想跟隊伍走。
      “愿意當兵?好!”那人打了老六一巴掌說,“給我牽馬干不干?”
      “我就喜歡牽馬!”老六馬上就去解拴在柳樹上的韁繩。
      “營長,車修好啦!”有個人走過來像當官模樣的人報告。
      “好了,就走。”那人指著老六向前來報告的人說,“有沒有他能穿的衣裳?有的話,回頭給他換上,走吧!”
      隊伍很快集合成隊列準備開拔。徐貓子孤寂地站在路邊看著隊伍行動。那個被稱作營長的人回頭看了看徐貓子,然后沖前面那掛馬車說:“把車上那只豬蹄子送給這個老鄉。”前面馬車旁有個人很快提了一只豬蹄子跑過來交給徐貓子。徐貓子遲疑了一下才接過豬蹄。他悵然若失地說:“長官!你叫我跟你們走嘛!”“總不能當一輩子兵嘛!”營長騎在馬上頭也不回地說。
      老六跟在營長的馬后快步向前走去??纯措x家越來越遠了,老六突然想起自己剛才出門是來逮鯽魚的,便回過頭來也不管聽得見聽不見就沖著遠遠地站在塵土中的徐貓子喊道:“貓子叔,請你給我媽說一聲,我跟隊伍走了。我的魚簍子放在褲襠田里的!里面有五條鯽殼子魚。”
    \
     
      小人物的夢想在堅定不移的堅持下也終會有實現的一日
      ”
      老大苑華家離家打工再不回來。
      老二苑華興調到新成立的文化館去工作。
      老三苑華業當了鄉長。
      老四苑華旺參加了蓮花石剿匪的戰斗,立了大功。
      老五苑華仁在部隊立了二等功。
      老六苑華和參加了解放軍。
      ……
      關于本書
      牌樓壩街頭有一座石牌樓。
    \
      當初,石牌樓主人離去之時,賤買了其苧麻地的佃戶苑貴時時不時地會給兒子講述石牌樓及其主人的故事。斗轉星移,苑建書由小孩變成老人,不變的是石牌樓一直引領著他的夢想,物化著他對富與貴的理解和向往。
      通過對居住在麻園子的一家人命運的描寫,作者全方位、多角度、多層面地展現了新中國誕生前夜陜南農村的生活畫卷及各階層人物的復雜心態,令人慨嘆,亦予人深思。
      關于作者
      好記,本名袁澤強,男,漢族,中共黨員,生于1957年,陜西省漢陰縣人,大學文化。曾在鄉村學校、安康日報社、中共安康市委、中國人民銀行安康市中心支行及西安分行等單位供職。2017年9月退休。20世紀80年代曾發表過一些文學作品和大量的新聞稿。

    ?

    聯系電話:010-59603199(總編辦)59603188-806\815(編輯部)
                   59603188-809 (設計部)010-59603187(發行部)

    手機熱線:18513336662 15201625177         郵編:100022

    E-M a i l:zhongshangtu@163.com

    地      址:北京市朝陽區建國路93號萬達廣場12號樓803室

    Copyright ? 2004-2017 自費出書 合作出書

    北京中尚圖文化傳播有限公司版權所有

    京ICP備19002527號 技術支持:愛維時空

    法律顧問:中聞律師事務所 程久余律師

    企業QQ出書咨詢 

    河北快三